消除飢餓

佛羅里達同濟會員將對抗食物危機視為自己的任務。 

狄尼絲.布蘭利特不難回想這些景象。

午餐之後,小男孩在小學食堂徘徊不去,將剩食塞在口袋裡,帶回家給弟弟妹妹。青少女在高中校園後面啃草,試著止飢。小女孩知道自己週五若不去上課,就拿不到塞滿書包的食物,讓自己跟妹妹可以撐到下週一。

這些是佛羅里達州普南郡孩子的故事;但類似的心碎案例,幾乎俯拾皆是。

當我們碰上這類狀況,許多人選擇寫張支票,或給當地食物銀行捐一袋罐頭。但布蘭利特卻不一樣。

布蘭利特是阿查利亞市同濟會員,她將解決社區兒童飢餓問題,視為自己的任務。今日,她領先推動一項全郡運動,讓八百多名兒童在週末都有飯可吃。

「我們是個窮郡,」布蘭利特說,「但也是個熱心的郡。」

2018年,布蘭利特運用自家水電電器公司的倉庫空間,成立了普南郡消除飢餓組織。擁有一群全力支持的核心志工,及「每天埋頭苦幹的信念」,布蘭利特每年蒐集發放超過十七萬兩千份餐點,支援十四間學校的週末書包餐點計畫。她申請補助、組織募款活動、從餐廳與雜貨商店收集剩食,將三百二十五平方公尺的空間,塞滿了許多集裝架的起司通心粉即食包、罐頭肉、蘋果醬、果汁罐、能量棒與其他食物。

「狄尼絲精力充沛,魅力十足,」普南郡各級學校督學,同時也是同濟會員的瑞克.蘇蘭西說,「她比任何人更能讓人甘願奉獻,不論是財務、勞動還是情感方面。」

蘇蘭西感謝布蘭利特將這股能量熱情用來幫助他的學生,其中百分之八十五都依賴營養午餐費用減免。

這個郡有將近四分之一的人口活在貧窮之中。根據佛羅里達州衛生局的數據,這個數字是全國平均的兩倍。州內的整體衛生情況排比中,六十七個郡裡,普南郡排名第六十六。

「中產階級的美國人並不清楚,孩子們會在家裡挨餓。」蘇蘭西說。

飢餓的孩子,就無法專心好好學習。研究顯示,不曉得自己下一餐何在的孩子,更可能留級,且面臨其他教育或情緒挑戰。

「肚子咕咕叫的時候,真的很難專心上課。」蘇蘭西說。

前帕拉特卡高中輔導老師雷貝嘉.莫慈說,狄尼絲.布蘭利特與「消除飢餓」組織,對這個學區來說,特別重要。

莫慈協助學生在高中校園裡建立一處資源櫃,填滿「消除飢餓」提供的食物。她說每週有將近一百名學生使用資源櫃。許多人的父母都在工作,收入付完房租、水電跟保險後,所剩無幾。

「只要跟布蘭利特小姐開口,」莫慈說,「透過『消除飢餓』,我們的學生可以直接獲得迫切需要的食物品項,」

對布蘭利特來說,2007年的一場個人悲劇,讓她專注於解決兒童飢餓問題。那一年,她二十歲的兒子凱德死於一場車禍。

「他去世的時候,我質問自己對神的信念:『祂為何奪走凱德?』」她記得自己當時這樣想。

孫子女出生時,她知道自己得振作起來。一整年的時間裡,她持續尋找生命意義;食物危機則不斷引起她的注意力。

現在布蘭利特依靠信仰與社群,提供食物給有需要的孩子。

此外,阿查利亞市同濟會也獲得同濟兒童基金補助款,支持「消除飢餓」最重要的年度活動。每年,對抗飢餓青少年行動聚集了來自地方教會與其他組織的兩百名青少年,一同對抗飢餓。

同濟會運用補助款協助「消除飢餓」購買食物補給品,並在一晚上的時間裡,塞滿三萬兩千份食物包。同濟會員也戴上髮網跟口罩,加入包裝行列,將起司通心粉及黑糖燕麥分裝到食物包中,透過「消滅飢餓」的書包餐點計畫發送出去。

多年來布蘭利特受邀加入不同社團,然而正是同濟會服務兒童的重心,吸引她加入同濟會。

「同濟會跟我就是天生一對。」她說。

您也可以伸出援手:

捐款支持同濟兒童基金,擴大您的影響力。這份捐款能讓您透過同濟會的公衛營養、教育識字及青少年領袖發展的各種行動,幫助世界各地的兒童。請前往kiwanis.org/give,捐款支持同濟兒童基金;或前往kiwanischildrensfund.org/clubgrants,進一步了解分會如何申請補助款,協助社區中的兒童。


Submit a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