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背景,相同熱情

想要創造維持成功的分會,就要擁抱多元。  

文/茱莉.沙特

2019年國際同濟會世界年會上,出席代表壓倒性地通過章程修正案,加入修訂過的反歧視條款,部分條文內容寫道:「同濟會在考量會員入會或任何活動與會務運作中,都不應有基於種族、膚色、信念、出生地、年齡或性別的歧視,包含性傾向與性別認同在內。」

唐納文.蓋勒與米蓋爾.沙拉沙等同濟會員都很歡迎新增加的「年齡」與「性別」文字。來自新墨西哥州阿布奎基的唐納文.蓋勒,以二十三歲之齡出任2019-20年洛斯阿爾托斯同濟會長;米蓋爾.沙拉沙則在南加州創立了網路分會-LGBT+同濟會。

蓋勒領導的分會,平均年齡在七十歲以上;身為加州-內華達-夏威夷區總會第47分區的副區總會長的沙拉沙,則成立了專注服務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變性者與其他未包含在前述類別的性傾向者)青少年族群的分會。修正後的章程更強化他們的信念:服務全世界的兒童是每個人的目標,不論背景差異,都能擁抱相同目標。

「當我想到多元,我想到的是不同類型的人聚在一起成為一體。」蓋勒說,「放下所有對立與差異,強調主要目標。對同濟會來說,主要目標就是服務兒童及我們生活的社區。」

沙拉沙補充:「我們的進化及了解到時代改變是很重要的,而且我們必須更加包容。最終,我們生活在這個地球上,我們得幫忙促成改變。」

美國教育專家及顧問凱瑟琳.納爾提指出,建立多元會員群體及培養包容性環境,最終將會促成更加永續的分會。納爾提的專長在於創造包容文化,協助組織留住人才。

「多元與包容在企業經營上十分重要。」她說:「所有研究都顯示將產生大量企業利益。」

在她的報告〈多元與包容(D+I)的商業迫切性〉中,納爾提引述多篇報告,顯示擁有多元工作人員群體與包容性工作環境的企業與組織因此得以成功:

一篇2015年針對全球將近四百家公司進行的研究發現,在性別與種族/族群組成上擁有最高多樣性,同時也致力於包容的公司,在創新表現上高出百分之一百七十,適應改變的能力上也高出百分之一百八十。

二○一七年的研究顯示,多元包容與較佳商業決策之間有直接關聯。

許多研究顯示當「外來者」-社會認同與群體內其他成員不同者-加入組合之中,團體的表現成就將會提升。為什麼?因為改變了「團體迷思」。

康乃爾大學教授進行的研究顯示,當商業組織經理人專注推動包容,並與所有同仁發展穩固的人際關係,而不是只接觸少數跟自己最相近的人時,組織流動率就會降低。

納爾提說,簡單而言,多元與包容並不是好聽話而已。對組織的持續影響力跟體質來說,是重要關鍵。

「(光是)宣言不足以成事。只依賴宣言是不可能造成任何改變的。」納爾提說,「組織的未來在於轉換進入二十一世紀的能力。只靠著二十世紀的多元主張,是不夠的。因為新的包容典範會要求組織採用跟過去不同的行事方式,不只是嘴巴說說而已,還要實際執行。」

蓋勒在四、五歲的時候首度參加洛斯阿爾托斯同濟會的會議,當時是他曾祖父(當時是該會的前任分會長,現在仍是會員)的客人。因此當他自己入會兩年之後開始擔任分會長職責時,他知道自己的分會已經養成一股包容文化。雖然會員的年紀差不多,卻很能享受個人差異。

「我們的分會非常多元,」他說,「我自己是非裔美國人與白人混血。我們會裡有拉丁裔、穆斯林與猶太成員。我們都來自非常不同的背景。然而每週四開會時,我們都有共同目標與焦點-這一點我覺得實在太棒了。」

沙拉沙是前同青社員,一開始加入南加州的海默特同濟會,連續兩年擔任會長。當他思考如何接觸潛在新會員時,一個念頭浮上腦海。

「比起過去,現在是LGBT青少年更需要支持的時刻。」他說,「因此我覺得『為何不結合兩者呢?』這將開啟潛在會員的全新領域,他們都想為社區帶來直接影響。」

美國組織特瑞佛計畫在2019年進行的調查顯示出為何亟需這類支持;特瑞佛計畫針對25歲以下的LGBTQ(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變性者與酷兒)青少年提供危機干預與自殺預防服務。結果顯示百分之七十一的LGBTQ青少年回覆,曾因性取向或性別認同遭到歧視。百分之七十一的受訪者過去一年至少連續兩週感到悲傷或無助;百分之三十九在過去十二個月中認真考慮自殺。

但支持可以幫忙反轉這些統計數字。2009年六月,美國疾病管制局發布研究結果,顯示LGBTQ青少年的生命中若至少有一名願意接納他們的成人,前一年的企圖自殺回報數降低了百分之四十。

因此沙拉沙成立了新的LGBT+ 同濟會。在2019-20年會長道格.查德威克與妻子珍的鼓勵下,南加州識讀同濟會興奮地成為輔導母會。然而並不是社區中的每個人都準備好要擁抱這樣的想法。

「最大的挑戰是,某些人、甚至是同濟會員會遲疑:『為什麼需要創立一個跟傳統分會區別開來的分會?』我認為還有幾個人對整件事情都難以接受。」沙拉沙說,「冷酷的現實是,這仍是個棘手的議題。」

這並不特殊,納爾提說,因為人類的「物以類聚」傾向會產生作用。多數人都不是蓄意歧視;然而我們都有非故意的偏見:經由學習而得、深刻烙印在心的刻板印象,會在意識知覺之外影響我們的行為。

「最強而有力的是確認偏誤,我們會倒向跟我們相似的人,擁有類似興趣、背景、社會認同的人。」納爾提解釋。

問題在於,當我們一直跟類似的人在一塊,就會創造出一個環境,只吸引能符合這個框架的人,持續把其他人擋在圈圈外。

「有一天,」納爾提警告,「每個分會將會突然發現:『天啊,這樣是撐不下去的。我們缺乏足夠會員。』」

超越無意識的偏見需要專注、意志力與執行。它不會自己發生,因為只有善心是不夠的。

「從意識開始,跨出舒適圈,跟與自己不同的人互動,他們有不同社會認同、不同文化、習俗與喜好。」納爾提說,「同濟會作為的價值實際上跨越了所有界線、文化與背景。但是你們必須更有目的性地推動。」

如何跨出第一步?

重新評估例會時間

前同青社員史黛西.西門斯與先生想加入美國華府地區的同濟會時,他們首先尋找離家近的分會。但該會的會議時間卻在週間的午餐時段。

「剛出社會開始工作的人不太有機會隨心所欲離開工作。」西門斯解釋,「一小時或一點五小時的會議,就代表要離開工作兩小時。我實在沒辦法。」

因此他們改加入華盛頓同濟會,該會為二十到三十歲會員成立了華府青年專業人士委員會。因為這個委員會的開會、專案及社交活動時間都在晚間與週末,比較符合想要服務的青年人需求。

分會宣傳管道多樣化

華府青年專業人士委員會在Meetup網站上公告專案與活動,這個網站的會員可以搜尋報名有興趣的活動。

「過去從沒聽過同濟會的人,在這裡找到我們,」西門斯說,「他們在Meetup上看到我們,參加活動後加入我們的行列。對我們來說很管用。」

跳出習慣的溝通方式,尋求其他接近目標群眾的方式。

Shake up your 調整服務專案

當你向不同需求的團體伸出援手時,等於將同濟會(以及貴會成員)介紹給更廣大的群眾。沙拉沙的分會跟兩個南加州青少年中心合作,支持LGBTQ+青少年。有些年輕人需要中途之家,所以分會就提供裝了生活必需品與撫慰物品的背包。

「衛生用品、毛毯等等,任何可以向LGBT青少年展現大人關懷的物品。」沙拉沙說,「不幸的是,我們面對的是不被原生家庭接受的出櫃孩子,他們過得很辛苦。我們只是想為這些孩子點起一盞明燈,讓他們知道自己是重要的,我們在這裡正視他們。」

所有會員都感受歡迎暖意

美國愛阿華州溫頓同濟會有兩位失明會員。從一九九五年起,雷.洛與妻子已經接納過七十三名寄養子女,並收養了十一名。卡洛琳.希伯斯退休前是點字老師。兩人都是溫頓同濟會的活躍成員;希伯斯還曾經擔任會長。希伯斯過世的先生四肢癱瘓,也曾是前會長及活躍成員。

「我們很感謝分會看到我們服務的能力,而非社會經常加在我們身上的限制。」希伯斯說。

「我不是很喜歡團體活動,」洛說,「但同濟會是個超棒的地方。我們會兄會姊都很獨特,他們傾盡全力讓每個人都覺得是團體的一部分。」

成為更多元、包容的分會,是個值得投資時間與努力的目標。將會開創新的會員來源、引入嶄新能量與啟發,並鞏固永續性。同時還能讓所有同濟會員成為更強大的僕人領導。

「最終,我們必須了解所有人都是人,無論差異,我們都必須彼此支持。」沙拉沙說,「最終,我們同濟會的宗旨是服務兒童,協助孩子度過這種瘋狂狀況,就是生命。」


本文原刊登於2020年三月號國際同濟雜誌。

Submit a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