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久發展

亞特.雷里展望新的同濟年度與同濟會的未來。   

文/東尼.諾德勒

不到十年前,亞特.雷里還未曾想過這一刻的到來。國際同濟會世界總會長?他甚至從未想過參選國際理事會。

「出馬參選完全在意料之外,」雷里說,「我從沒如此設想或計畫。」

2013年當一位國際理事候選人因為健康因素退選,會兄會姊來敦請雷里出馬競選。他們知道他是個領袖;不只是美國馬里蘭州西敏同濟會的長期會員,亦是2007-08年的首都區總會長。

在雷里意識到之前,他在溫哥華世界年會上只差二十票就能當選國際理事。受到這個經驗鼓勵,隔年他又在日本千葉世界年會上再次角逐。這一次成功當選。 

如今回憶這段經歷,他不禁露出微笑:「我最後說:『我絕不會參選世界總會長』。」

但此刻他卻即將上任。對雷里來說,成為2020-21年國際同濟會世界總會長,是人生中關於原則與可能性的最新一項經歷。 畢竟,世事無常-但這並不是空手出馬的藉口。

事實上,為出馬領導做好準備不只是雷里故事中的一環,也是他對同濟會未來的願景。

想法與目標 
即便在新冠肺炎改變服務性社團與社區互動的許多方式之前,雷里就看到同濟會同時面對著十字路口及機會。

當然還有會員人數的議題。雷里並非第一位面對分會強化與會員成長需求的世界總會長,他也不會是最後一位。這是需要面對及管理的長期議題,更關乎在今日人們眼中,服務與會員意義何在的持續性問題。

雷里說,同濟會能夠茁壯的方法之一,就是透過既有的長處:領袖發展。「我希望我們在社區中以領袖的訓練者聞名。」他說,「我認為我們可以發展出一項產品,吸引人們加入同濟會的領袖教育。」

「我希望能看到同濟會成為線上青少年教育的領袖。」雷里補充。「我看到離開大學校園的人,雖擁有技術工具,卻缺乏領導能力的『軟性技巧』,包含如何管理、如何啟發他人。」

服務的職涯
身為藥劑師,你學會傾聽。這不只是行為,而是技能,且是琢磨多年的技能。雷里是執業將近五十年的藥劑師。馬里蘭大學畢業後,他從巴爾的摩開始,花了兩年時間投入母校與私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合辦的學術與住院計畫。

但他的心始終都在故鄉馬里蘭州的西敏市。在巴爾的摩待了八年後,雷里搬回西敏市開業,此後從未離開。

如此長期的藥劑師生涯中,你必然學會關於服務的一些事情。畢竟,你協助的是有需要的人。在西敏市這樣的城鎮裡,你也會認識他們-有時在藥房,有時在他們家裡。

「有時候走進房間,你的工作就是幫忙解除某人的疼痛。」雷里說。「四十八年中,我的工作有時候就是幫忙某人坐起身,無痛地享受人生的最後片段。這種經驗影響巨大。」

「那也影響了我的同濟會人生。」他補充道。「兩者之間的界線何在,很不好說。我不確定自己是為了服務他人而成為藥劑師,還是在服務他人的養成教育,讓我想要成為藥劑師。」 

關於家庭
1960年代中期,雷里就讀高中時就加入同青社。事實上,他高三時曾是同青社首都區總會的副區總會長。但他對於服務及同濟家族的認識,遠早於高中之前。

他父親也是同濟會員,雷里清楚記得童年時參加過部分分會活動。雷里本人在1980年加入西敏市同濟會,成為同濟會員。(現在他同時是百年網路同濟會與馬里蘭州州界同濟會會員)

他跟妻子維琪結縭四十八年。他們有三名成年子女與三名孫子女。維琪見證了亞特身為丈夫、父親、祖父與藥劑師的信念。此外,他更是社區的一員。

「他的專業就是服務,他甚至服務過某些家庭的好幾代成員。」維琪說。

他也擔任平信徒宣教師長達二十五年,並出版了個人講道集。  

展望未來
雷里視家庭為他的個人遺產,他也希望領袖發展成為他同濟會遺產的一部分。在世界總會長任內,這項工作已經開始推動,未來將會延續下去。

「他嚴肅以對,同時目光遠大,」維琪說。「他希望能讓這個組織在長久的未來中仍舊保有影響力。」

正如雷里所說,這一切都是由愛驅動:「我愛人群,熱愛信仰,也愛同濟會。這讓我希望能鼓舞人群成就最好的自我。」


Submit a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