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長龍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三十五年來,佛州同濟會員幫助數千移工家庭歡度佳節。

茱莉沙特 | 斯利吉塔查圖帕迪亞

聖誕假期前三天,許多家庭前來佛州奧蘭多市,期待沐浴在陽光下,遊覽本州許多著名主題公園。每處入口前都大排長龍,充滿不耐的孩子與抱怨家長,聽膩了「還要排多久?」之類的話。

此地往西南約三小時車程的地方,孩子家長也在公園中大排長龍。但這支隊伍的氣氛卻明顯不同。這裡沒有不耐,沒有等待期間的抱怨,或飛快滑手機螢幕的人。這些家庭徒步前來公園,不像奧蘭多的群眾,並不需要繳交每人超過一百美金的入場費。他們來此參加伊模卡利聖誕會,這是由北那不勒斯同濟會主辦的年度慶典。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伊模卡利位於那不勒斯市北方約一小時車程,尚未納入市區的區域。那不勒斯則是《富比世》雜誌列為「最適合富裕退休生活的二十五城」之一。伊模卡利與那不勒斯都位於科立葉郡,此地是佛州最富裕的郡,根據《棕櫚沙灘郵報》報導,郡內人口的平均年收入為美金87,829元。

但是這些富裕退休人士並不住在伊模卡利。這個以農業為主的區域生產許多蔬菜水果,更是美國主要的番茄產地之一。倘若少了伊模卡利居民,超市中將很難見到這些番茄、青椒、柑橘、草莓等農產。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公園內聚集的家庭是移工與他們的孩子。許多人來自墨西哥與海地;所有人都希望為家人博取更好的生活,因此願意在烈日下長時間工作。例如,番茄採摘工人一天通常要在田裡工作十到十二小時。他們採摘蔬菜,放進三十二磅重的籃子裡,接著將籃子扛上肩,穿越百多英呎的距離,送上貨運卡車。他們迅速地將番茄送上貨車後,又返回田地。

這些工人若想賺錢,手腳就要快。收成工人是按件計酬。以今天的價格,每個裝滿的三十二磅籃子,可以賺到約半美元。根據人權組織伊模卡利工人聯盟,這表示每人每天必須採摘2.5噸重的番茄,才能賺到最低工資。

不意外地,超過百分之四十三的伊模卡利人口都活在貧窮之下。因此很多家庭都熱切期待伊模卡利聖誕會,每年都會吸引數千人參與。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他們為何耐心排著長隊?當他們移動到最前方時,孩子會跟聖誕老人與夫人相見歡合照。接著是最棒的時刻:這些家庭會進入排滿全新玩具的空間。Tonka 酷鐵卡車。娃娃。娃娃屋。保齡球組。化妝組合。烏克麗麗。籃球。足球(有美式足球與一般足球兩種形式)。滑板。

這裡沒有推擠催促,也沒有貪婪抓搶。家庭冷靜穿過空間,孩子們考量自己的選擇。每個孩子都可以選一個帶回家的玩具,這不是容易的決定。事實上,這可能是今年佳節中,他們唯一會收到的物質性贈禮。

過去三十多年來,同濟會員派特.米爾佛德一直擔任伊模卡利聖誕會的「玩具夫人」,幾乎就跟這個活動的三十五年歷史一樣長久。一開始,同濟會尋求狀況良好的二手玩具,儘可能分送給更多孩子。然而他們收到的許多捐贈狀況都不佳,她希望能給伊模卡利孩子更好的玩具。

「我們的概念是,他們是我們的客人,」米爾佛德解釋,「就像來到家中接受招待一般。這是我們對待他們的方式。」

所以分會開始募集資金,米爾佛德也開始購買新玩具。今天,她向奧蘭多批發商訂購了一千個玩具,確保不同年齡層的孩子都能找到最好的禮物。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看到這些孩子,」她說,「你看到小個兒拿著大貨車或大籃球,臉上咧開閃亮的大笑容。你會覺得.『天啊!我做的真是太棒了!』」

同濟會姐暨伊模卡利聖誕會長期志工珍妮特.伊果在活動籌備上扮演重要角色。早期分送狀況良好二手玩具的歲月裡,她為這些小客人找來好幾箱捐贈玩具。

「我先用洗衣機洗過這些絨毛娃娃,讓它們清爽乾淨,接著再添些棉花進去。至於娃娃,我會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加上新緞帶。我們選的每件禮物,都會在贈出前先整理過。但一年裡也只能整理那麼多的絨毛娃娃。現在,所有禮物都是全新,包在好看的盒子裡。」

然而分會並不止於聖誕老人拜訪與購買玩具,還提供餐點-這是許多家長非常感謝的傳統,因為他們通常沒錢準備佳節大餐。有幾年是同濟會員在十二英呎長烤架上烤雞。去年非營利組織希望之餐則提供大量塔可捲餅、塔可玉米餅、炒豆、水果沙拉與檸檬汁,所有食物都裝在保麗龍盒中,由志工分送。(活動結束時,伊果在群眾中分發塑膠袋,讓客人打包帶走多餘的食物。)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父母親、祖父母與孩子都熱切等待餐點的長龍,一直綿延超過廚房區域。

「將有數百名客人等待餐點。」米爾佛德說。「你會看到三四個人在公共超市前排隊,已經迫不及待。而(伊模卡利客人)則在此耐心排隊等待。」

直到2018年,這個活動都是在聖誕節當天舉行,因此志工往往與伊模卡利家庭共處的時間,超過與自己家人的時間。將近十五年的時間裡,麗塔.伊斯特布魯克也是其中一人。這是她不會錯過的活動,因為她小時候也參加過,當時她也是這些受到禮遇的客人之一。

「這是我看到父母親真正開懷大笑,享受美好時光的唯一時刻。」她回憶道,「我的父母是移工,整年幾乎都沒什麼笑容。清晨直到深夜都有許多工作要做。因此我們來到此地,氣氛很歡樂,美好的回憶。他們跳舞、歡笑、享受美好時光。我媽的頭笑得往後仰,每次講到這,我仍然能夠感受那一切。」

每年返回伊模卡利聖誕會擔任成人志工,不只是伊斯特布魯克的傳統,她的先生與三個孩子也分享這一切。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他們說除此之外,不知道聖誕節要做什麼。」她微笑地說。

去年,伊斯特布魯克的孩子,現在已經是青少年了,因為工作關係無法參加;但麗塔的兄弟姊妹與他們的孩子則填上人力空缺。同青社員也加入,幫忙包裝食物、填補玩具架、為孩子畫臉、指甲,並送出糖果袋。

2018年時,那不勒斯灣岸高中同青社前任副社長克里斯.祖卡瑞羅連續第六年參加這個活動。每年他都會碰到同樣一批孩子,他會詢問他們的生活、學校與活動情況。他鼓勵孩子努力用功念書,繼續升學;當孩子們告訴他自己想進入中佛州大學或佛州州立大學的計畫時,克里斯也非常興奮。他很清楚大哥哥的鼓勵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當我在這個年紀時,我也經歷類似情況。」他說,「現在我已經脫離那種情況,我感到非常謙卑感恩,並讓我思考我可以如何協助這個社群…每年我們都會問他們的情況,他們的成績如何。每年他們都會回答:『我進步了。我很努力。』這些孩子們能夠持續成長,這是最重要的。」

當同濟會員將活動日期由聖誕節改到節日前一個星期六時,他們擔心參與家庭數量會減少。然而許多人仍舊前來參加活動;然而男人卻明顯消失。聖誕節時,農地會關閉;但一般星期六仍是工作日。

Immokalee Christmas Event

「少一天工作,」伊果說,「就少一天收入。」

比起過往四千名客人齊聚公園歡慶聖誕,群眾人數已經有所減少。美國的移民政策採取更嚴格措施。聯邦執法單位的移民與海關執行署人員大幅度加強逮捕違反政策的人;許多缺乏證件的工人與家庭都很害怕家庭分離與遣返。

「人們不敢出來參加活動,擔心移民與海關執行署會來抓人。」伊果說,「他們很害怕,許多人都很害怕。」

然而只要有任何伊模卡利居民願意參加,北那不勒斯同濟會就會與他們同在。

「有人問我:『你為什麼這麼做?』我說:『你得看看那些孩子。』」伊果說,「『你若看到活動帶給孩子的快樂幸福,你就會了解。』你會上癮的,然後你會不斷想幫助他們。」

伊斯特布魯克補充道:「孩子們選禮物時的笑容。當我是孩子的時候,我看不到自己的臉。現在我看到他們的臉,他們選到自己喜歡的玩具時,臉都會發亮。那就是我的聖誕節。」


 

Submit a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