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玩球

Baseball

過去一世紀,從貝比魯斯到瑪麗蓮夢露,同濟會與棒球的歷史密不可分。預備打擊!

文/克蒂斯.比盧

七局上半中場休息時間,粉絲們拿著熱狗、啤酒與爆米花,起立唱起「帶我去球場」。成人男女,像小孩一樣興奮,隨著音樂共同高唱這首棒球國歌,雖然有些走調。

這正是人生簡單美好的時刻。跟熱愛球賽球隊的親朋好友或陌生人共度一日。每個人都希望暫時逃離煩憂責任,幾個小時也好。

這是夏天,棒球與數字大戰的季節。粉絲們看著最新的運動明星在賽季中打滾,同時也懷念起過往傳奇。

然而在偉大棒球故事中常遺落許多細節,故事之中同濟會的角色幾乎與貝比魯斯同樣知名。幾乎。同濟會與無數棒球史重要人物與時刻交錯相關,包含貝比魯斯。您最喜愛的球星很可能出身小聯盟,並與同濟會有些關係。我們精選了幾則故事,與您分享。

現在手邊抓幾包洋芋片,讓我們一起回到「老球場」的年代。

old photo isolated

早期同濟會棒球隊
早年同濟會與十九世紀中期的棒球的初期形式類似。兩者都是「社團」組織,由支付會費的中產階級與富裕商人組成的兄弟會組織。他們投票表決章程規定,在闊氣活動中共聚一堂。兩者也都玩球。

二十世紀初年的專業棒球隊打得是鞋子裡裝置暗器、充滿髒話與打架粉絲的粗魯比賽,1920年代的同濟會棒球隊則回到根本:紳士球賽。組成球隊的同濟會員,經常也在其他社團球隊打球,如扶輪社、麋鹿團與樂觀者。在友誼賽後,主辦社團會提供交誼晚餐、發表演講並向彼此頒獎。

1931年國際同濟雜誌刊載文章「同濟會與扶輪社血戰」,內容聽起來像布斯特.奇頓的電影。

Boys Composite

「同濟會首先打擊。數千人騷亂高昂的聲浪,麥克伊凡斯少尉由『同濟會牛棚』出場,肩上揮舞者四隻球棒,爆發全場騷動…少尉揮棒落空時的力道,帶起一陣風,將觀眾席群眾所戴的草帽吹落。」

接著一名同濟會員「將球擊到空中」,垂直上升「在空中劃出一個洞」。該名球員在飛奔一壘時摔倒,另一名球員繼續奔馳,撞上一名扶輪社野手,讓他「像飛機一樣飛起來,並掉入詹姆士河。」

在球落地前,替代球員飛速奔向本壘,在「內場留下深刻足跡」。

「雷諾德被找來用碎石鋪平場地,」記者說,「比賽順延二十分鐘,女士可以上粉補妝,男士得以喝酒抽菸。」

聽起來就是一場很棒的比賽。

雖然並非所有分會都能誇耀戲劇性比賽,許多分會邀請專業球隊與當地人舉辦示範賽,在會員之間很受歡迎。

最受歡迎的莫過於強棒之王貝比魯斯。

Babe Ruth

「寶寶」貝比魯斯
「死球年代」已經結束,打帶跑、盜壘以及使用骯髒脫線球的年代,轉變為新的球賽策略:強棒。這個年代最閃耀的明星,就是貝比魯斯。

雖然貝比魯斯以全壘打強棒聞名,但他從未遺忘貧困出身,七歲時被送到孤兒院。心地寬厚的貝比魯斯,對於貧童、孤兒及病殘者特別感同身受。同濟會與貝比魯斯有多次合作機會,幫助不幸兒童。他為孩子們帶來食物、歡樂並為相關計畫募款。

前運動作家,後來成為國家棒球聯盟會長與棒球委員會主委的福特.弗立克,描寫貝比魯斯參加同濟會午餐會的情況:

Babe Ruth Composite
Babe Ruth (center) with Junior Kiwanis Baseball League of East Chicago.  Photo courtesy of East Chicago Public Library

「會議室中充滿學童,誰也擠不進來。貝比魯斯四處張望,剛好看到窗戶外,趴在木桶上,是一個臉龐髒兮兮的小孩,發現貝比魯斯時,就開心興奮地朝他揮動拐杖。貝比魯斯一語不發,推開群眾,走出門外。」

「幾分鐘後他回來,肩膀上扛著數分鐘前從窗外朝他揮手的殘疾小孩。貝比魯斯輕柔地將男孩帶到講桌邊,拉過一把椅子,讓孩子坐在他身邊。」弗立克形容男孩是全伯明罕最開心的小孩,他「坐在貝比魯斯旁邊,跟他說話,獲得一顆貝比魯斯親筆簽名球。」

樓板團與沙地聯盟
早年棒球場老闆在球場周圍建起木圍籬,粉絲必須付費進場觀賽。但窮小孩要怎麼一窺球賽?當然就是拆下樓地板。

1919年聖路易主教隊的經理布蘭奇.瑞奇發展出「樓板團」,遵守行為規範的孩子,就可以免費在保留區看比賽,例如不可逃學;運動、講話與生活習慣良好;不抽菸等。

對同濟會來說,最早輔導的樓板團是1923年在堪薩斯州的艾歐拉,及1924年德州休士頓的兩千名孩子。休士頓樓板團在1930年增加到一萬六千名孩子,活動包含熱食與貝比魯斯訪問。

同濟會支持兒童棒球運動的另一種方式,是早在1923年,於東芝加哥、印地安納州及紐約市區贊助沙地與兒童聯盟球隊。

Whitey Ford
Ed “Whitey" Ford

早期的同濟會沙地聯盟蓬勃發展,並成為小聯盟的前身。最後為貝比魯斯聯盟取代。

1947年紐約區總會同濟會少年棒球聯盟一度包含紐約州內147個城鎮,超過兩萬五千名少年,成為美國境內最大型的沙地聯盟之一。聯盟宣稱,由於同濟會棒球專案,「少年犯罪率降到接近於零」。

出身同濟會少年棒球聯盟,躍上大聯盟的最知名選手之一,是艾德.「惠弟」.福特。1953年國際同濟雜誌文章中,小福特的影像出現在球場中,向世界年會出席者介紹「同濟之夜」。

同濟會粉絲可以在洋基球場中預訂座位,觀賞福特打球;一般席需美金1.75元,包廂席次則需美金2.5元。幸運的同濟會員可以看到未來的名人堂選手福特,與隊友貝拉、比利馬丁、菲爾.利佐托與米奇.曼托同場競技。當年,福特以十八勝六敗打數一百一十,協助洋基隊獲得連續第五座世界大賽冠軍。

「瑞德」.山謬.所羅門是另一位由同濟會沙地棒球聯盟出身的新秀。1928年這位傑出三壘手簽約芝加哥小熊隊前,曾效力於布朗克斯同濟會隊。他當時才13歲。

身為大聯盟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簽約選手,瑞德由隊友也是未來名人堂選手羅傑斯.宏恩斯比獲得擊球建議,並為球隊贏得1929年全國聯盟錦標賽。生性樂觀,他是當時小熊隊對抗費城運動家隊康尼.麥克,贏得世界冠軍的希望之星。然而小熊隊以四負一勝失去頭銜。瑞德失望返家,再也不曾重返大聯盟比賽,主要參與球隊公關活動。

Edison Composite
Thomas Edison (center), Connie Mack and Philadelphia A’s R. Q. Richards with Florida Kiwanians. Photo courtesy of Edison & Ford Winter Estates

愛迪生點亮科博殘壘
費城運動家隊在1920年代末、1930年代初開始稱霸之前,曾是連輸十季的弱隊。當時需要一些逆轉命運的改變。

此時,佛羅里達邁爾斯堡同濟會長暨邁爾斯堡同濟會棒球委員會主席理查斯登場。他正尋找專業棒球隊到城裡來駐地訓練。

理查斯向費城運動家隊經理康尼.麥克保證,佛州的太陽與溫暖天氣將對球員有益。麥克同意,並於1925年在邁爾斯堡舉行春訓。

Ty Cobb
Ty Cobb

這份與小鎮及棒球隊的合夥關係,讓小鎮人口超過9000人,將近1920年的三倍。1920年代初該隊是美國聯盟最後一名,1924年來到第五名,1929年則在錦標賽上贏過洋基隊及知名的「殺手連線」。費城運動家隊連續三年贏得美國聯盟錦標(1929、1930及1931),連續兩年獲得世界冠軍(1929及1930)。

邁爾斯堡居民的發明家湯瑪士.愛迪生是熱血棒球迷。1920年代他也擁有棒球隊,並與費城運動家隊的麥克及同濟會員們共聚一堂。

在一次春訓活動中,愛迪生受邀上場打擊。以七十九歲高齡,他對著投手奇德.葛利森、捕手康尼.麥克擊出一記安打。

次年,他揮棒將投手泰.科博擊倒在地,雖然留下殘壘。「湯瑪士.愛迪生將科博擊倒在地」是美聯社頭條。

「當地人愛迪生首次上壘,雖在發明聯盟已獲些許名聲,昨天以蠻荒之力將價值七萬五千美金的投手打趴,比在場青年的鬧聲更有力。」

根據記者,粉絲們鬧著說:「簽下他!…若愛迪生改打棒球,而非發明電燈炮、相片、橡膠或其他不值錢的東西,他應該會是傑出的自由打擊者。」

Marilyn 1 Composite

相片姻緣
1940年代很多棒球隊員出現在同濟會慈善賽事中,甚至包括「洋基剪刀手」狄馬喬。1943年,他出現在加州好萊塢的吉爾摩球場,為「同濟會殘疾兒童棒球賽」慈善活動代言。然而同濟會與狄馬喬最有趣的一段佳話,卻是在八年後,與女星瑪麗蓮夢露拍攝公關照時。

1951年三月,同濟會第十二屆殘疾兒童棒球賽前幾天,夢露的公關大衛.馬區安排在加州帕沙迪那的芝加哥白襪隊訓練營中拍照。根據洛杉磯時報,夢露當時是大聯盟明星隊的「吉祥物」(那個年代中,吉祥物代表好運,同時也是球隊代表)。這支隊伍的專業球員包含古斯.則尼爾與優吉.貝拉,並將對上洛杉磯小聯盟的好萊塢明星隊。

Joe DiMagio

為了宣傳比賽,夢露與則尼爾、漢克.馬傑斯基與喬.杜布森手挽著手,在布魯克賽公園中漫步拍照。然而這次攝影中的另一張照片吸引了狄馬喬的注意力。照片中的夢露與則尼爾及杜布森一起打球。狄馬喬看到照片便問則尼爾為何如此幸運能夠見到夢露。他遂聯繫夢露的公關安排了一場晚餐。

至於後續,正如大家說的,已是歷史。

Deseg Composite
1947 – Kiwanis-sponsored youth league

棒球的融合
許多美國人知道四月十五日是報稅日。然而對棒球迷來說,這天也是傑奇.羅賓森日。羅賓森打破膚色隔閡,1947年加入布魯克林道奇隊,成為第一位非裔美國人職業棒球員。

「推動社會融合的概念過於巨大,然而可以從一顆球做起。我們可以融合棒球。」印第安納大學-普渡大學印城分校新聞系教授克里斯.藍博說。「棒球對美國精神如此重要,傑奇.羅賓森是民權運動成形之前,美國最重要的黑人。」

在少年棒球世界中,社區遭到種族騷動與社會隔離所撕裂。

當全黑人隊員的坎農街基督教青年會全明星隊出現在小聯盟賽事中,白人隊伍紛紛退出比賽。因此坎農街基督教青年會全明星隊自然獲勝晉級州賽。

Jackie Robinson
Jackie Robinson

不欲與黑人運動員競爭,南方幾州的隊伍乾脆離開小聯盟,自組迪克西少年聯盟,並禁止黑人運動員參與。

長期贊助少年棒球活動的同濟會,也因為隔離政策而面臨十字路口。

一九五三年,肯塔基同濟會員洛斯可.蘭克佛與哈利.波協助在中鎮發展小聯盟。這是美南首批融合球隊之一。

「他們確保在解釋小聯盟手冊時,將『所有男孩』解釋成任何民族或種族的男孩,」《青青球場》製片朗.舒密特說,這是一部關於中鎮聯盟的籌備中電影。

波說他只是想讓孩子可以玩球。

「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想玩棒球的孩子,」他說。「不是黑人小孩。不是白人小孩。就是小孩。」

1955年的佛羅里達,南方第一場融合小聯盟比賽,是由同濟會奧蘭多隊對上青商會潘薩可拉隊。

02 ThisFieldLooksGreenToMe-3
1954 First integrated Little League in Kentucky

「家長、球員與教練,每個人都冒著風險,」紀錄整個歷程的《漫漫長路》電影製片泰德.海多克說。

「在跨州公路建設完成前,潘薩可拉隊球員必須由潘薩可拉開車十二小時前往奧蘭多,」他說。「而佛羅里達州直到1950年代,是全國私刑比例最高的州。所以當這些家長與小孩開車穿越小鎮與小路時,確實相當危險。」

對佛州家庭來說,若允許孩子們參賽,他們確實恐懼被槍殺、失去事業朋友或暴力相向。

「這兩隊的教練、球員與家長都很勇敢,」海多克說,「這正是我們今日需要的啟發。」

Texas Baseball
Kiwanis-supported BASE Play in Texas

今時今日
同濟會仍舊持續支持棒球活動,例如奇蹟聯盟與壘包遊戲RBI。許多也贊助少年聯盟球隊。位於加拿大新布朗斯威克省蒙克頓市的同濟會球場,號稱是魁北克市以東最大型的棒球場,曾主辦1997年世界少年棒球冠軍賽,及2004年加拿大棒球長青冠軍賽。自1950年起,每一年,美國內布拉斯加奧馬哈同濟會都贊助NCAA世界系列第一分區球隊。美國肯塔基州帕度卡同濟會每年都邀請超級小子專案與小童會的孩子,觀賞帕度卡酋長隊的比賽。同濟會持續擔任許多少年與長青球賽的義務教練或支援人員。

當然最後,許多同濟會仍舊喜愛打球,投接球或前往最喜歡的球場看一場比賽。

同濟會的過往閃耀許多棒球明星與名人的偉大時光。然而透過棒球改變兒童生命,不論方式大或小,都是最棒的不為人知的成就之一。

Miracle Leage composit
Kiwanis Miracle League in Iowa

 

Submit a comment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